http://www.scalingweb.com

全球各地的事件都影响我们每个人

  《高等教育纪事报》指出,国际教育理应是全面的,嵌在实体教学、教职人员的研究、学生的体验之中。但如今焦点一直是学生的流动──把外国学生带进美国校园,以及把美国学生送出国。这种肤浅的“国际化”虽是可以量化的目标,而关于国际知识、学生究竟学到什么,评量起来困难得多。

  亚历桑那大学教授詹尼·李说,对高教国际化的抗拒并非仅来自白宫,还来自美国各大学,他们不喜欢那些外国合作伙伴。

  该刊指出,2014年5月,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在毕业典礼上请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致辞,校长塞克斯顿与来自49个国家的140名毕业生致意,他强调教育国际化的重要性:“无论我们希望自己多么与世隔绝,全球各地的事件都影响我们每个人。”

  《高等教育纪事报》称,这种转变鲜明反映在专为外籍学生举办的英语课程大幅缩减中。

  这种盛况出现在2001年9·11之后,当时部分美国人呼吁与世界增加来往,而不是退缩孤立。

  

  

全球各地的事件都影响我们每个人

  参考消息网4月8日报道 美媒称,美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黄金期”已经结束。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曾说,美国人赴国外留学,是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重要一环。白宫还推出计划,送10万名美国青年到中国留学,中国留美学生也暴增近90%,一度高达110万人。

  例如,耶鲁大学教授2013年曾抗议校方决定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合开文理学院。而去年沙特阿拉伯记者卡舒吉疑似在伊斯坦布尔沙国领事馆遭谋杀后,麻省理工学院决定不斩断他们与沙国的合作,也被教职员批评为“为了钱而不顾理智”。

  除了纽约大学在阿布扎比和上海设分校,但已有专家说,那个年代,美国高教产业想尽办法将其盛名出口国外,耶鲁大学在新加坡设分校,杜克大学进军中国。过去十多年来,全美各大学也招收大批外国留学生,

  

全球各地的事件都影响我们每个人

  堪称是美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黄金期,这个辉煌的年代或许已结束。部分美国大学在国外设分校,据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3月28日报道,他们宣称高教是推动美国软实力的载体。

  于是,把国际化列为重点策略的美国大专院校数量,在2011年占所有院校的60%,到了2017年已减为47%。根据国际教育协会的数据,“9·11”之后不断增长的美国国际新生人数,首度在2016年开始减少,2017年继续下滑。

  但2016年,特朗普以“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等口号当选美国总统,宣称学术界及知识分子看重的“国际化”及“全球化”并非全美共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